• 熱點事

    昆明佳達利地產陷資金困局 20棟爛尾樓前途未卜

    字號+ 作者:網絡 來源:網絡 2016-08-28 16:34 我要評論( )

    昆明佳達利地產陷資金困局20棟爛尾樓前途未卜多次延期交房業主被迫自籌資金復工陸勝成 周麗昆明別樣幸福城項目在多次延期交房后終于迎來轉機 6月22日上午 昆明市

    昆明佳達利地產陷資金困局20棟爛尾樓前途未卜多次延期交房業主被迫自籌資金復工陸勝成 周麗昆明別樣幸福城項目在多次延期交房后終于迎來轉機 6月22日上午 昆明市

      昆明佳達利地產陷資金困局 20棟爛尾樓前途未卜

      多次延期交房 業主被迫自籌資金復工

    昆明佳達利地產

      陸勝成、周麗

      昆明別樣幸福城項目在多次延期交房后終于迎來轉機。6月22日上午,昆明市官渡區別樣幸福城5號地塊在停工4個月后再次復工。建設方江蘇中興建設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以下簡稱“中興云南”),承諾只要950萬元的復工資金到位,8月底前可以完成剩下的收尾工程達到交房條件。

      《中國經營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對于這筆復工資金,開發商昆明佳達利房地產開發經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昆明佳達利”)自稱因遭遇市場風險,資金周轉困難而無力承擔。經協商,業主提前繳付房屋契稅和維修基金,湊夠200萬啟動資金后才有了這次復工。

      據悉,別樣幸福城4、5號地塊共留下20棟爛尾樓未完工交房。目前5號地塊業主的自救初見進展,但是后續復工資金若不到位,5號地塊屆時仍難以完工交房。而距5號地塊不遠處的4號地塊,12棟爛尾樓僅完成主體封頂,資金缺口近億元。昆明佳達利年初曾承諾4號地塊6月30日交房,然而目前交房無望。

      交房日多次延后 業主被迫自救

      “掌握手中的命運,抓住眼前的幸福,別讓夢想只是在夢里想想”。這句別樣幸福城寫在5號地塊圍墻上的廣告語,在業主看來像是一種諷刺。

      5號地塊的業主張先生,2014年貸款購買了一套房子。那時,他希望4歲的女兒到入學年齡時能在附近讀書。在別樣幸福城的項目規劃中,其內部配建了1所24班小學和1所9班幼兒園。據昆明佳達利官網介紹,目前校舍建設已基本完成。今年秋季,6歲的女兒就要讀小學了。張先生非常著急,隔三岔五就來5號地塊看施工進度,但每次總是失望。“買房時說是2015年3月交房,后來說是2015年底交房,再后來說是2016年3月交房。”張先生說,“工地干干停停,今年春節后一直停到現在。”他擔心,如果不能在女兒入學前拿到房產證辦理落戶手續,女兒就不能進入附近公辦小學讀書了。

      “8年了還沒個結果。”業主羅女士苦笑著說,“還叫幸福城,我們業主一點都不幸福”。羅女士2008年參與單位團購交付2萬元定金,之后幾年通過向朋友借錢、賣老房子等辦法,2012年就付清了40多萬元房款。羅女士原以為最遲2014年就能入住,但當時5號地塊的8棟住宅樓僅主體完工,此后交房日期不斷延后。

      據昆明佳達利官網介紹,別樣幸福城位于昆明南市區巫家壩CBD核心區,毗鄰春城路和輕軌1、2號線。該項目占地約390畝,總建筑面積約93萬平方米。5個地塊共41棟住宅樓,總戶數4396戶。除了小學和幼兒園,項目內部還規劃了生鮮超市、主題商業街區、商務辦公區。2011年3月項目正式開工,預定開盤時間是2013年5月。

      據記者了解,1、2號地塊的6棟住宅樓,主要是項目所在地苜蓿上村的回遷房;3、4、5號地塊是商品房,大部分購房者和羅女士一樣是以單位團購方式購買的,最早一批在2008年左右就開始交付定金,此后陸陸續續付清全部房款。另有一些像張先生一樣貸款購買的散戶。

      5號地塊業主提供的購房合同顯示,一套約100平方米的房子,團購價格是42萬元左右,散戶價格則更高。若按每戶100平米計算,5號地塊860業主的房款總額是3億多元。照此推算,4、5號地塊業主的房款總額起碼超過6億元。

      目前,1、2、3號地塊均已交房入住,但是4、5號地塊共20棟樓房成為了爛尾樓。

      對于4、5號地塊為何不能如期完工交房,昆明佳達利在致4、5號地塊業主承諾函中解釋:“2014年下半年開始,房地產市場一直處于下行趨勢。我公司也遭遇市場風險,資金周轉困難。”

      根據承諾函,昆明佳達利目前的解決辦法是,與5號地塊業主和中興云南互相協商配合,向業主收取未交納的總額達1600萬元的房屋契稅和維修基金用于建設收尾工程;督促4號地塊業主都交清房款,啟動車位選取收取車位款,而這兩筆款項都充作復工資金。

      昆明佳達利還承諾為已交納房款的業主在購房合同規定的期限內辦理產權證。盡管如此,一些4號地塊業主并不接受這一提議,而是準備起訴昆明佳達利要求退款賠償。

      昆明佳達利在一份張貼于今年5月25日的承諾函中稱,“我公司擬5號地塊在2016年10月15日前正式交房”。這一交房日期,是建立在5號地塊業主湊夠復工資金的前提上,而現在還有180多戶業主沒有繳付維修基金和房屋契稅,復工資金尚缺600多萬元。

      今年5月15日,5號地塊部分業主成立自救促進交房工作小組。小組在自救倡議書中介紹說,土建工程已完成90%以上,未完成的部分是樓道地磚、部分鋪面塑鋼門窗、入戶坡道、樓門、車庫劃線、室內穿線等,“如果資金到位所有工程需三個月”。

      5號地塊業主希望相關政府部門介入此事,但至今公開報道中未見政府表態。

      昆明佳達利在致4號地塊業主的承諾函中稱,其多次與政府單位協商,“政府單位回復:購買住宅屬于個人行為,政府單位不便參與監管。”記者多次撥打昆明市官渡區住房與城鄉建設局辦公電話,電話一直是通話狀態或無人接聽。

      云南財經大學房地產與土地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大研認為,業主自救將面臨不少問題,比如竣工后怎樣才能保證驗收過關,房產證和土地證到時候能否拿到,昆明佳達利以后還能否拿出維修基金等。

      “蛇吞象”后遺癥

      公開資料顯示,2001年成立的昆明佳達利,2002年涉足房地產業,是一家靠城中村改造項目起家的昆明本土地產商。從2002年到2007年,昆明佳達利還是一個小型地產商,其開發過的3個城中村改造項目加起來面積也不超過200畝。不過這3個項目使昆明佳達利在昆明地產界有了一定知名度。

      2010年,昆明佳達利同時運作超大型旅游度假地產項目春城海岸、占地520畝的別樣藍天(即別樣幸福城)、占地204畝的鳳凰龍庭等3個地產項目。其中后兩個項目都是城中村改造項目,鳳凰龍庭因資金短缺至今未動工。這3個項目占地總面積超過3000畝。

      以開發上述3個大型地產項目為契機,昆明佳達利“也得以由小變大,躋身本土主流開發商行列”,并謀劃成為大中型專業化房地產集團。

      然而2015年8月14日,有網友在搜狐焦點網春城海岸業主論壇上發帖稱,春城海岸逾期4年不能交房。記者檢索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春城海岸多名購房者2010年與昆明佳達利簽訂購房合同,但后者未能按合同約定的2011年6月30日前交房,前者遂于2015年將后者告上法庭。今年3月,個別購房者還向法院申請查扣、凍結昆明佳達利財產。

      在春城海岸項目開發過程中,中國裁判文書網相關文書還提到,昆明佳達利與云南田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發生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導致未能按時交房。這兩家公司因糾紛也鬧上法庭,法院二審判決昆明佳達利向后者支付近1000萬元工程款。昆明佳達利還涉及2起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但是法院裁定書并未透露涉案金額。

      就上述相關情況,別樣幸福城交房中心工作人員表示不接受記者采訪,記者多次撥打該公司一余姓副總電話,對方在得知記者身份后以正在開會為由掛斷,此后多次撥打均拒不接聽。

      公開資料顯示,昆明佳達利2007年競得占地2400畝的春城海岸項目國有土地使用權,2009年2月正式動工建設,2010年5月一期項目的別墅和公寓開始銷售。春城海岸項目總投資20億元,規劃業態涵蓋別墅、公寓、酒店、高爾夫球場等,原計劃3年內建成。

      此前僅開發過3個小樓盤的昆明佳達利,一年內就同時運作3個難度頗高的大型地產項目,這在昆明地產界是很少見的。周大研認為昆明佳達利無異于“蛇吞象”,出問題是必然的。

      “現在房產形勢不好,而且杠桿太長,不要說這種民營企業,就是云南大型地產公司也難做好這種超大型項目。”周大研分析說,如今房地產行業游戲規則改了,地產商以前可以使用自有資金、銀行貸款和購房款項來運作項目,但是現在銀行收緊貸款,房地產市場又遇冷,地產商僅憑其自有資金,很難運作成功大型項目。

      資金陷困 500強房企成“老賴”

      當5號地塊業主忙于自救時,3號地塊的業主正在為車位維權。6月21日上午,記者在別樣幸福城營銷中心見到3號地塊的幾十個業主,在排隊領取與昆明佳達利簽訂的車位協議書。業主們說,他們準備去云南省最高人民法院申請解除查封。一封落款日期為6月19日的倡議書稱:“因開發商欠工商銀行及中國華融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貸款被起訴,導致各位業主的車位被查封,如果不及時解除查封,最終將被法院拍賣。”

      昆明市官渡區住房與城鄉建設局2015年8月20日發布的公告證實,昆明佳達利將3、4號地塊共1369個車位和3套商品房作為抵押物,向該局申請辦理在建工程抵押登記,而抵押權人正是工商銀行昆明北京路支行。昆明佳達利相關負責人公開表示,此次抵押所獲的上億貸款,都用于5號地塊工程建設。

      記者登錄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官網檢索發現,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云南省分公司(以下簡稱“華融云南”)2015年11月17日發布的資產處置公告中,華融云南對昆明曉安拆遷擁有超過4.6億元的債權余額,“擬以公開轉讓或協議轉讓等處置方式對上述債權進行單戶或組包處置”。該公告提及的擔保方式為:土地抵押、昆明佳達利房地產開發經營有限公司和李留存保證、股權質押。

      工商信息顯示,昆明曉安拆遷成立于1995年10月19日,注冊資本金是5億元,法定代表人李留存出資4.8億元,擔任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另一個自然人股東是出資2000萬元的李昆侖。該公司的經營范圍主要是房地產開發經營、房屋拆遷及五金建材和百貨銷售等,其發布的2013、2014、2015年報也并未公布資產狀況信息。

      昆明曉安拆遷股權出質登記信息顯示,2013年8月29日,李留存和李昆侖成功將各自所擁有的全部出資額出質給質權人華融云南。李留存和李昆侖在昆明曉安拆遷的全部股權,現在已被云南省最高人民法院凍結,期限從2016年4月6日到2019年4月5日。李留存在昆明佳達利的4700萬元出資額,也已被云南省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凍結,凍結期限同上。

      昆明佳達利為何及何時開始陷入資金困境?截至發稿,該公司的高層及員工未接受記者采訪。

      這兩年,昆明房地產去庫存壓力大,本土房企日子并不好過。據云南房網3月消息,昆明包括別樣幸福城在內仍有4個樓盤處于停工狀態。此外,躋身2016年中國房企500強的云南本土房企,也從2015年的14家縮減為12家,其中8家排名暴跌。2016年第一季度,昆明有10家房企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失信人被執行名單,其中就有昆明佳達利。

      據昆明佳達利官網介紹, 2013年,昆明佳達利第一次入圍中國房地產企業500強,排名422名,2014年未入圍,2015年再次入圍且排名200名,但是2016年又降至336名。

      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昆明佳達利過去幾年有多起涉及春城海岸項目的官司,其曾與4家合作方發生過涉案總金額高達1100多萬元的合同糾紛,因拒不履行判決而被最高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也就是俗稱的“老賴”。即使如此,昆明佳達利仍將“佳達利集團榮獲“2016中國房地產開發企業第336強殊榮”發布在官網上。

    轉載請注明出處。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事件門
    相關文章
    網友點評
    尚未注冊暢言帳號,請到后臺注冊
    电竞菠菜